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汤诗语 > 买者的责任

买者的责任

2011年对于中国股市的买方投资者来说,可谓是极其悲惨的一年。任何一次被认为是希望的反弹,最终都变成了绝望。绝大多数个人投资者陷入惨不忍睹的亏损状态;公募基金中居然没有一个股票型或混合型基金实现正回报;只有少数几个私募基金盈利了,但也有赔得极为惨烈的私募基金。在这种情况下,无论你是不是股市的参与者,几乎都应该对这些赔钱的人产生了同情之心;而这些赔钱的被同情者,找客观原因来安慰自己,推卸责任给卖方和监管者,这显然也是人之常情。然而,即便如此,目前的困局也有买方投资者的责任。

买者最经常控诉的主题显然是“圈钱”,特别是“高价圈钱”。一些评论者,如叶檀、皮海洲、沙黾农之流,经常以此作为话题来控诉卖方和监管者。“圈钱”使本来就陷入钱荒的股市更加缺钱,并加速股市下跌,这固然是事实,但是,“圈钱”、特别是“高价圈钱”这一事实能够发生,难道买方就完全没有责任吗?须知,任何买卖能成交,都是买卖双方对价格达成一致才可进行的,光是卖方喊高价,没有买方买,那就不会有成交,也不会产生价格。同理,对于新股发行,如果不是作为买方的机构投资者们报出高价、不是机构和散户们像清华大学的男大学生们追奶茶MM(参见:http://news.sohu.com/s2011/kanshi-1048/)那样追着打新股,导致绝大多数新股的中签率一度低于1%,那些新股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地高价发出去?如果不是二级市场的投机客们恶炒新股,使得一些新股上市大涨,那么参与配售的机构们又怎么敢肆无忌惮的报高价拿货?“圈钱”这一事实能够发生,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卖方,而在于买方,以及少量监管者的责任。买方的贪婪和侥幸心态决定了价格过高。监管者刻意压低新股发行数量和速度,使新股供不应求,也是使买方敢于贪婪和侥幸的原因之一。但是,任何脱离实际的高价都是不可持续的,并且,还得万分感谢前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实施了全流通制度改革,上市前的非流通股股东的股票很快就能解禁,这些股票的抛出为快速挤出泡沫创造了良好的条件。如果没有全流通,那还真不知道何时才能使这个市场的泡沫挤掉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使这个市场适合真正的投资者。对于新股的买者来说,其亏损的责任绝大部分比例应该归咎于自己,但亏损给他们带来了的教训,这也算“有失必有得”吧!

另一个经常用于控诉的话题则是现金分红太少。这一点甚至连新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也不得不重视,以至于他上台之后最先打算推出的政策就包含强制分红这一条。长期不现金分红、有条件分红但不分显而易见是这些上市公司的耻辱,但是,一家公司愿不愿意慷慨地分红,完全可以从其历史分红记录中看出来,对于买者来说,查阅这些历史记录轻而易举。如果买方希望有分红,那为什么这些不分红的公司的股价表现未必差于分红的公司?这难道不说明有足够多的买者买入和持有吗?既然如此,为什么有这么多人齐声高呼要分红?这岂不是口是心非?而且,强制普通股分红,也没有什么道理。强制分红、或者累积分红的,应该是优先股。强制普通股分红将使普通股优先化,不符合市场规律。有人认为,中国股市早已废除了优先股,强制普通股分红也有道理,但是,既然有这么高的分红要求,为什么不直接发优先股呢?给普通股套上优先股的马甲,而且还不知道何时马甲会突然脱了,这岂不是多此一举和无故增加不确定性?

还有人指出,某些公司因一些事件股价暴跌,导致持有人损失惨重,属于诈骗,如重庆啤酒。但问题在于,只要信息披露合理,股价暴跌就与公司无关。重庆啤酒研发乙肝疫苗,成功与失败都有可能,这很正常。即使是知名制药公司,投入上亿美元的研发,都可能失败,导致这些钱打水漂;甚至有时候上市了的药品都会突然爆出安全问题而退出市场,如旧康泰克事件。重庆啤酒的买者要想到,重庆啤酒投入研发乙肝疫苗的资金总共也就两三千万元,对于重庆啤酒这家公司来说已经属于“超低风险,成功后超高收益、失败后损失可忽略”的投资了,完完全全符合投资的准则。至于高价买入重庆啤酒股票的买者,他们把风险投资当价值投资,亏钱只能算是故意找教训。

至于那些持有题材股、重组股而亏损的投资者,那就只能找自己的原因。赌博输了,谁都不能怨。

唯一值得同情的是那些因持有信息披露造假、不及时的公司的股票的投资者,例如绿大地、汉王科技的投资者。亏损不是你们的错误。你们能做的事就是一方面提起寻求法律援助,另一方面也要做好宣传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些事情,这样才能给监管机构带来压力,促使赔偿的到位。

至于那些真正看好中国经济、了解具体公司盈利能力、并且审慎评估的股价合理性的理性投资者在不利市道中亏损,那要么是市场错了,要么是理性判断错了。如果理性的投资者再次做理性分析认为是自己错了的,那最好的办法是止损;但如果找不出自己持有的公司有什么问题、并且股价比理性估算的价格更低的话,那就应该现在就买入。2012年或许比2011年有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,但是目前,中国股市的整体估值已经比较低了,不少优秀的公司的股价已经垫上了足够厚的安全垫,请相信优质的公司穿越周期的能力。

推荐 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