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汤诗语 > 日本告诉我们:老龄化≠药企增长

日本告诉我们:老龄化≠药企增长

这图还是很让人感到惊讶的,日本老龄化那么严重,结果以金额计的药品生产额20年不增长,而国民医疗费飙升!

按日本这个情况,“老龄化严重=药企增长”的逻辑就不成立了。而且,老龄化导致用药量增长,而产值却不增长,那么只能推论价格上有大幅度下降。

“一致性评价”也许是导致降价的核心因素,因为日本的一致性评价结束后没多久,药品市场就不增长了:

也确实不断地降价:

朋友指出:“原因粗暴讲就是,所有玩家里药企是最好欺负的软柿子。在日本医疗是完完全全政府强势定价

,每两年开一次会改定价格(其实就是砍价)。这场扯皮由中央社会保险医疗协议会主持,简称中医协。中医协上交意见以后政府根据意见改价格。这里政府要面临的一个选择是,要么得罪有投票权的老百姓(加税,或者提价),要么得罪政治力雄厚的医生们(日本医师会,政治捐款大户,国会里直接影响国政),要么欺负一下药企让它们忍忍。。”

这让我们想起了刚刚成立的“超级医保局”——国家医疗保障局:

日本的医师不好惹,中国倒是很好惹,这样中国比日本多一个软柿子?这样就不全是药企承担?

那么,日本的国民医疗费从哪来,花在哪里?厚生劳动省有数据:

这是平成27年(2015年的图):

对比一下平成7年(1995年)和平成6年(1994年)呢?

平成7年(1995年)按年龄分的医疗费:

看起来,钱主要花在医院了,而且65岁以上老人花费的占比从1995年的45.2%飙升到2015年的59.3%!

日本的医药企业是怎么样的状态呢?

这是市场份额:

高度集中。Top 10占51.8%市场份额,Top 30占76.6%市场份额。其实这跟美国的仿制药企业的情况差不多,Top 10占56.1%,Top 20占75.2%(注意:是仿制药,不是专利药!):

那么,既然国内市场没有增长,那么日本的药企收入结构如何呢?

这是2016年的:

这是2013年的:

可见,日本的大型药企都纷纷进军海外。2016年武田的海外收入占总收入的62.2%,安斯泰来占64.6%(2013年53.4%)。

那么,日本的经验对我国有何启示呢?

预计,中国的医疗改革方向可能借鉴日本,而非美国。

这是美国的医疗开支占GDP比例的图:

美国GDP全球第一,但其2016年医疗开支竟然占GDP的17.9%,而且预测2018年将增长到18.2%,未来甚至可能突破20%!而美国的老龄化程度远远低于日本。但实际效果呢?2015年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为78.74岁。

那么日本呢?这是厚生劳动省的数据图,平成27年就是2015年,国民医疗费占GDP比例是7.96%,而众所周知,日本的老龄化程度极为严重:

由此可见,日本对医疗开支的控制相当成功!而且,2015年日本的人均预期寿命为83.84岁。从人均寿命看,美国人花了17.9%的GDP,但还不如只花7.96%的GDP的日本成功。

中国的情况呢?如下图:

2016年医疗开支占GDP比例是6.23%。2015年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75.99岁,还算不错——未来我国老龄化的程度会比美国严重得多,更类似日本。日本在老龄化如此严重的现在,对医疗开支的控制仍然相当成功,而且效果相当好,那么,中国是学美国还是学日本呢?

某些人经常觉得,中国可以学美国,但美国做得好么?尤其是跟日本比。而且,钱从哪来?哪个部门愿意挤出来钱给医疗支出呢?接近20%的GDP可不是小数目!

推荐 1